中超控股(002471.CN)

年报问询函井喷 *ST生物等多股被连问数年

时间:20-05-12 01:08    来源:金融界

大部分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披露完毕,交易所5月下发的年报问询函出现井喷,仅5月11日一天就有19股2019年年报被问询。经统计,今年以来沪深两市共有186股收到了年报问询函,5月收函数量占比超五成,达96股。在上述收函个股中,不乏*ST生物、*ST东南等个股已连续多年年报被问询。另有中超控股(002471)、摩恩电气、金健米业等个股回复出现“难产”,均披露了延期回复年报问询函的公告。

96股收年报问询函

进入5月,交易所开始批量下发年报问询函,仅5月11日一天就有常山药业等19股2019年年报被问询。经统计,5月1日-11日沪深两市共有96股收到了年报问询函。就收年报问询函个股的上市板块来看,创业板成为了高发地。5月11日,深交所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有1股、3股、15股收到年报问询函;5月1日-11日,深交所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上交所分别有5股、10股、77股、4股收到年报问询函。

视各股情况不同,交易所的问询问题也并非统一模板。其中,*ST步森市场关注度较高,公司在2017年、2018年连亏两年之后,2019年通过转回前期计提的预计负债成功扭亏,报告期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4448.42万元。深交所就对*ST步森扭亏的具体原因进行了详细追问。向日葵、翰宇药业两股则均在2018年、2019年连续亏损,深交所5月11日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也对此进行了关注,其中要求翰宇药业结合公司净利润连续两年为负的情形,补充说明公司已采取和拟采取改善经营业绩的应对措施。

另外,百邦科技2019年净利同比由盈转亏,是否对主要供应商存在重大依赖等问题遭到了深交所的追问;朗源股份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晓程科技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等问题分别遭到问询;金盾股份因公章可能被伪造而涉及40宗诉讼/仲裁案件一事则遭到了深交所的重点问询;腾信股份销售与采购均高度集中事项被深交所要求向其报备前五大客户与供应商的具体情况。上述公司除*ST步森为深交所中小板企业外,均为创业板企业。

经统计,今年以来沪深两市共有186股收到了年报问询函,5月收函数量占比超五成。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表示,大部分上市公司年报已经在4月30日披露完毕,5月是交易所下发年报问询函的密集期,预计之后两星期还会有大量公司2019年年报被问询。

多股年报已被连问数年

纵观今年收年报问询函的个股,*ST生物、圣莱达、*ST东南等多股已连续多年年报被问询。以*ST生物为例,公司在2015-2019年已连续五年收到了年报问询函。*ST生物历年年报显示,自2008年以来,公司归母净利润持续表现为两年为负、一年为正,且扣非后净利润均为负值;同时,公司历年审计报告显示,2013年以来,公司年度财务报告的审计意见类型均为带有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强调事项均有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在2019年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就表示,*ST生物在对近五年年报问询函以及2016-2019年间重大资产出售及现金购买资产事项相关问询的回函中,均表示持续经营能力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深交所对*ST生物的持续经营能力提出了质疑。

此外,*ST生物前期公告显示,2019年以来,公司多名董事、监事、高管以及证券事务代表相继辞职。深交所要求*ST生物说明前述人员离职对公司后续经营可能产生的影响。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ST生物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电话未有人接听。

除了*ST生物之外,ST围海也在2017-2019年连续三年收到了年报问询函;台海核电、圣莱达均在2016-2019年连续四年收到年报问询函;*ST东南则更是在2014-2019年连续六年收到了年报问询函。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交易所对上市公司下发年报问询函的现象较为常见,说明对公司年报存在一定的疑虑,但若连续多年被问询,投资者则应提高警惕,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谨防踩雷。

与上述个股不同,科斯伍德、秀强股份、中潜股份等个股则系上市后首次收到年报问询函。

中超控股等回复“难产”

年报收函个股中,不乏摩恩电气、金健米业、中超控股等回复工作“难产”,均披露了延期回复年报问询函的公告。

5月11日,摩恩电气披露公告称,公司于4月30日收到《关于对摩恩电气2019年年报的问询函》,要求公司于5月12日之前就问询函相关事项向深交所回复并予以披露,由于问询函涉及的相关事项内容较多,资料收集与沟通的工作量较大,同时需要年审会计师和公司律师发表意见,故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披露回复。经向深交所申请,摩恩电气称,公司将延期至5月19日前完成年报问询函回复工作。

此外,宏达新材、时代新材、继峰股份、金健米业、郑煤机(港股00564)、中超控股等多股均对外披露了延期回复年报问询函的公告。“由于问询函涉及的内容较多,需要进一步补充和完善,同时部分内容需公司年审会计师发表意见”系上述个股给出延期回复的原因。需要指出的是,中超控股年报问询函回复已经两度延期。

据了解,中超控股于4月15日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关于对中超控股2019年年报的问询函》,深交所对中超控股所涉诉讼、持续经营能力等诸多问题进行了询问,要求公司就相关问题作出书面说明,并在4月22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深交所并对外披露。但在4月22日晚间,中超控股披露了“关于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彼时,中超控股表示,经向深交所申请,公司将延期回复上述年报问询函。

4月30日,中超控股又发布了“关于再次延期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公告”,中超控股表示,鉴于年报问询函中部分事项尚需公司及中介机构进一步核实,公司无法按期完成上述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工作,经向深交所申请,公司将再次延期回复上述年报问询函。

针对年报问询函回复工作的进展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中超控股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但电话未有人接听。